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保障公民民主权利是人民法院的神圣使命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184

姜 明 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规定,保护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财产,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是人民法院的任务。当然,《人民法院组织法》规定的人民法院的任务不止是保护公民权利,保护公民权利并非人民法院的唯一任务。但是,毫无疑义,保护公民权利是人民法院最重要的任务或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其神圣使命。 根据《人民法院组织法》,公民权利包括财产权、人身权、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但是,在实践中,有人(包括一些法官)却把公民的民主权利和公民的财产权、人身权割裂开来,认为法院的任务是只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和人身权,公民的民主权利不在司法保护之列。 例如,村民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选举产生村委会主任,政府不予认可,其无法履行职责,诉至法院,法院以事涉民主权利,非人身权、财产权而拒绝受理。 又如,村委会主任依法选出后,政府对其工作不满意,看着不顺眼,将其撤了。其不服,诉至法院,法院亦以事涉民主权利,非人身权、财产权而拒绝受理。 法院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保护公民民主权利,拒绝受理事涉公民民主权利的案件呢?其原因恐怕有四: 其一,我们的国民,包括我们一些法官,对公民权利,对人权,缺乏正确和全面的认识,以为只有人身权、财产权是公民权利,是人权,民主权利最多只是无关紧要的权利,是不痛不痒的人权。特别是在现阶段,中国大多数人刚解决温饱问题,民主权利对于他们似乎有点奢侈,法院现阶段保护公民民主权利似乎有点“超前”。 其二,我们的国民,包括我们一些法官,对稳定、发展和政府的作用缺乏正确和全面的认识,以为现在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经济,发展经济的基本条件是政治稳定和维护政府的权威。要维护政府的权威和发展经济,就必须维护政府对广大农村的掌控,政府对农村的掌控又必须以对村委会主任的掌控为前提。而法院受理村委会主任告政府一类案件似乎就会威胁这种前提。 其三,我们的一些法官对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有不正确的理解,他们认为《行政诉讼法》第11条规定的受案范围只限事涉人身权、财产权的行政行为,凡是涉及公民民主权利的案件,必须另有单行法明确规定。否则,法院受理就缺乏法律根据。 其四,我们目前的司法体制还不能保证我们的法院能完全行使宪法赋予的独立审判权。在现在的条件下,法院受理地方政府违法侵犯公民民主权利(如撤免村主任职务)的案件确有为难之处:“我们受理了,怎么判呢?维持吧,政府行为明显违法,我们怎么面对原告?怎么面对公众?撤销吧,我们怎么面对政府?怎么面对领导”?为摆脱此两难困境,他们也许只能选择不受理。 对以上四点原因,第三点最具迷惑性。我仅就这一点作些简要分析:《行政诉讼法》是否排除事涉公民民主权利的行政行为作为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第一,《行政诉讼法》第11条规定的受案范围并非限于事涉人身权、财产权的行政行为。该条规定了8项可诉行政行为,其中只有第5项和第8项两项限人身权、财产权,其他六项都没有限制;第二,《行政诉讼法》第1条和第2条规定的都是“合法权益”,合法权益当然不限于人身权、财产权,当然包括民主权利;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对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司法解释是:相对人对之不服的行政行为除法定6种情形外,均可诉,没有任何排除事涉公民民主权利的案件的意思。 司法是保护公民权利和人权的最后屏障,民主权利是最重要的公民权利和人权之一。因此,法院没有理由不受理事涉公民民主权利的案件。 原载8月23日《检察日报》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