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就行政许可法实施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访谈录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085

新华社记者 李薇薇 行政许可法实施在即。这是我国行政法治建设的一件大事,它对于规范政府行政许可行为,进而促进政府行政管理体制、目标、方式、程序的改革,促进政府及政府公职人员执政观念的转变,建设法治政府将产生重要和深远的作用。 可是,对于这样一个“阳光法案”来说,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难题?如何保证它在实施过程中不走样?这对于各级各类政府部门来说,都将是个严竣的考验。对此,我们该如何应对?新华社记者就行政许可法实施的有关问题专门采访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    一、行政许可法能否顺利实施?八大难题考验政府机关 “要保证行政许可法的顺利实施,最重要的是政府机关转变观念。”姜明安指出,目前我国政府机关面临八大难题,其中首推观念问题。“按以前的老观念:行政就是管理,管理就是审批、收费、处罚。不转变这个观念,行政许可法规定的制度在实施中必然走样,滥审批、乱收费、乱处罚的顽症不可能根治。因此,要实施行政许可法,首先必须树立行政主要是服务,管理主要是提供社会公共物品的观念,树立行政许可机关应为许可相对人提供服务,许可权力和许可责任统一的观念。” 姜明安指出,实施行政许可法,政府机关要解决的第二个难题是转变职能,减少规制。“过去,我们政府的重要失误之一就是管事太多,大事小事都要经过政府审批许可,这样既严重限制了市场主体和公民个人的自由,又大大增加了政府的管理成本。”姜明安指出,现在政府机关一定要按照法律的要求减少不必要的规制,真正按公民自治、市场调节、行业自律、行政监管的顺序来设定和实施许可,即将规制作为最后的选择。 “第三大难题就是改革现有管理体制。”姜明安认为,这个改革涉及到横向体制和纵向体制的两个方面。“按照法律要求,以后办理许可,涉及一个部门不同机构的要求一个窗口对外,涉及多个部门的,要求尽可能一站式服务,统一办理。或由政府通过‘办事大厅’联合办理,集中办理。”姜明安指出,尽管现在不少地方都建起了“办事大厅”,但实际人员没有减少,而且坐在“大厅”的人可能做不了主,有权力的人也不坐在“大厅”里。“因此至少有3个方面要改,一是“大厅”里办事的人要有一定的权力;二是“大厅”后面的机构要逐步减少或撤消;三是省、市、区、县、乡、镇的许可权限要适当划分,机构要适当整合。”现在办理一个许可,有的要乡镇、县、省、中央等3到4级审批,程序太多。实施行政许可法后,应该明确各级政府的许可权的权限,除了一些诸如土地、环境等涉及国家重大利益的许可外,大部分的许可应放在区县。“这样不仅可以减少大量的人力物力,也可以有效防止多层管理,无人负责的情况。” “第四大难题是建立信息公开制度和电子政务制度。”姜明安指出,按照法律要求,行政许可的依据、范围、条件和程序等,都必须向老百姓公开。因此,“必须建立信息公开制度。”姜明安建议,信息公开可以采取三种形式,一是建立政府网站;二是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三是每个政府部门设立一个信息公开机构,负责接待百姓的查阅、咨询等。姜明安指出,“发电子邮件申请行政许可可以给老百姓带来很多便利,但电子政务需要进一步制订相关运作规则和技术规则保障。 “第五大难题是实施行政许可还需要规范听证制度和公众的参与。”姜明安指出,听证涉及到决策和实施两个方面。“但不管哪个方面,参加听证会的代表如何选择、听证的程序如何规范、听证的笔录如何使用、管理等都有需要制订一系列的规则来规范。否则,有些利益团体有钱有势,参与的机会就多,弱势群体就可能没有声音或声音很小,导致不公正”。 “由此也带来了第六大难题。”姜明安指出,许可的招投标、拍卖、考试、检验检测等都需要一系列的规则加以规范。“拍卖起价应如何定、招标的广告应该何时发布、一些设备的检验检测是由政府进行还是由中介机构进行等等,这些都需要进行详细的规范,否则还是容易滋生腐败。“这些问题并不能单靠行政许可法本身解决。”姜明安强调。 “第七大难题是改革财政体制,建立公共财政制度。”姜明安指出,现在必须解决“吃皇粮”的问题。“行政许可法规定许可一般不许收取任何费用。但有些部门行政经费不足,要自己想办法。有的政府机构以事业机构的面目出现,实际行使行政管理职能,有的地方仍存在收费和罚没款财政返还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不切断行政许可机关的利益关系,行政许可法设计的制度在实施中很难不走样。” 姜明安强调,最后一个难题就是要建立行政许可违法责任追究制度。“这关键在三个方面:明确各种责任的主体;明确责任种类;明确责任形式。主体包括许可机关、办事人、负责人;种类包括设立责任与实施责任、作为责任与不作为责任、实体责任与程序责任;形式包括行政责任(行政处分与行政处罚)、民事责任(民事赔偿)和刑事责任。” 二、行政许可案件如何裁判,人民法院急待出台司法解释 有关行政许可案件受案范围有多大?原告、被告资格如何确定?时效问题如何解决?违法实施许可进行赔偿的标准和范围如何确定?…… 姜明安指出,行政许可法实施在即,办理有关案件的司法解释的出台显得迫在眉睫。除此之外,人民法院还要做的一件事情是怎样建立对违法设定行政许可的法规、规章或其他方面规范性文件的审查。人民法院在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同时,审查行政许可的依据。如认定作为行政许可依据的法规、规章或其他方面规范性文件违法,应不予适用,并向有关机关提出撤销、变更的建议。 “人民法院还需要做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制作典型性的判例。”姜明安指出,收集、制作行政许可法的典型案件不仅对指导法官办理相应案件有重要作用,而且对于指导政府机关人员正确实施行政许可行为亦有重要意义。 三、保证行政许可法的实施,人民代表机关任重道远 “要推动行政许可法的贯彻实行,建立‘阳光政府’,全国人大常委会不是把这部法律推出来就完了,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归纳起来最要紧的有3件。” 姜明安指出,立法机关首先要做的就是推动相关法律的制定和修改。“现在迫切需要制定的是信息公开法和行政程序法。”姜明安介绍,我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中包括了信息公开,行政许可法和行政处罚法等中都规定了信息公开,但我国还没有一部专门的信息公开法。“此外,还需要制定行政程序法。”姜明安指出,行政机关办事必须要有一套程序,否则,即使有了行政许可法,也难以避免暗箱操作,难以避免行政机关实施其他行政行为的恣意和滥权。 “目前亟需要修改的法律一个是行政诉讼法,一个是国家赔偿法。”姜明安介绍,在目前我国的行政诉讼法中对原告资格的限制很严,许多案件只能由受害人本人才能当原告。此外,对抽象的行政行为目前也不能提起诉讼。这些规定,都需要修改。 姜明安指出,目前我国的赔偿制度存在着范围过窄、标准过低、难于实施等问题。因此,国家赔偿法要进行全面修改,并将国家补偿的有关问题,包括补偿的原则、范围、程序、标准等在国家赔偿法中作出规定,以解决国家赔偿很不完善、国家补偿无法可依的问题。   “人民代表机关要做的第2件事情是加强立法解释。”姜明安以行政许可法第8条为例对此进行说明:“此条规定了,行政许可所依据的法律、法规规章修改或废止,或者准予行政许可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变更或者撤回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可是,什么是公共利益?范围该如何界定?如果对此没有一个基本的标准,人大不做出相应的立法解释,这条法律原则就无法实施,公共利益可能被人当作一个‘小姑娘’,任意打扮。”   姜明安最后指出,人大需要做的第3件事情就是对行政许可法实施情况进行监督检查。“人大可通过听取审议政府报告、视察、调研、接受信访等多种形式,及时发现行政许可法在实施过程中的问题,并要求行政机关及时解决。”(完)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