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法讲坛

苏联兴亡教训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2804

苏联兴亡教训

张千帆:高老侃侃而谈,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连水都没喝。让我们再次用掌声感谢高老师!他为我们梳理了苏共兴亡史的路线图,非常清晰,对我和在座很多人起了扫盲性的作用。都认为列宁比斯大林好一些,但不太有人知道列宁一开始还确实实行过一段民主。可惜经过斯大林、经过历代的苏维埃领导人,党内民主荡然无存。即便赫鲁晓夫也实行了一定程度的改革,但根本弊病没有解决。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发现苏联领导人确实尝试过自己所信仰的理念,在这当中会发现跌宕起伏的历史。当然,苏联的出发点就有偏误,一开始就实行一党专政,很容易从一党专制变成一派专制,最后变成一个人的专制。这种国家有没有可能再回到真正的党内民主,真正实现宪法所做出的承诺?这类问题对我们今天的中国改革很有启示。对于领导人的贡献评价可能见仁见智,戈尔巴乔夫在某些人看来是一个“罪人”,因为他没有给苏联的复兴提供机会;某些人却可能认为他是功臣,也许在座就有人觉得中国恰恰缺少一个戈尔巴乔夫呢。

 

提问1:您好老师!刚才听了您的演讲后我一直在想我们国家,刚刚老师也说到我们要搞民主宪政,什么是民主?人民作主。但我们会不会陷入这样的僵局:在在搞个人崇拜或全国镇压的社会制度下,怎样找到改革的突破口实行真正的民主,或者怎么在这种状态下实行党内民主?最后会不会变成一人专制?谢谢!

 张千帆:高老师没听清,让我替他简单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存在。从苏共的经历来看,自己都把自己解散了。苏联难道不跟中国一样,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具有个人独裁的强人政治传统的国家吗?如果真的把选择给人民,不可能把所有选票投给一个人,变成一个人的民主。所以问题不是怎么样改变社会现状,而是怎么把这个选择真正交给人民。从高老师的讲座中,我自己也有困惑,苏联最后“毁”在一个人手里,戈尔巴乔夫发挥了关键作用,导致后来的苏东剧变。为什么苏联出了一个戈尔巴乔夫,中国却出不了?是什么样的历史条件造就了这样一个人?我想故事远远不只是戈尔巴乔夫一个人,苏联解体的真实故事远比这个复杂。高老师今天给我们解释了苏共垮台的制度原因。

 

提问2:高老师您好!没有列宁主义会有斯大林主义吗?今天批评斯大林主义很多,但对列宁主义并没有很清晰的认识,1917-1920年他所实行的多党派执政究竟是他主观行为还是被迫的历史机会主义行为?第二,赫鲁晓夫的改革应该有被肯定的地方,在苏共那么强大的压力之下被迫做了很多妥协,才能有改革的外部条件。第三,我个人并不认同您对戈尔巴乔夫的评价,我认为历史展现了三点:一是主动削减核弹头,使人类免予核弹头的危险大大降低;二是他有充分条件,你用华沙条约和苏联宪法镇压问题时,他个人选择放弃,使俄罗斯民族有了新生;三是叶利钦创造了新时代,苏联的失败使中国有了改革开放的必要,才不必要走苏联式的道路。最后我想引用别尔嘉耶夫思想家的一句话作为我提问的结束:所谓共产主义只是俄罗斯民族的欺世大梦,为什么这个民族会像犹太人一样有一种神圣的天职认为它就能救赎全世界,甚至把全人类的苦难扛在自己身上进行反思。而且去年俄罗斯的经济取得了正向增长,国内在恢复,东欧各国已经结束了所谓十年转型的动荡,政治体制改革闯过了难关,经济取得了应有的发展活力,马拉松跑步开始跑得快不等于最后开跑得赢,我个人觉得苏联改革和东欧改革在今天历史节眼看是相当成功的,谢谢!

 

高放:你提出的问题很好。对苏联、东欧剧变这样一个重大问题,学术界众说纷纭,不存在一致意见。我今天所讲是我个人长期研究的一家之言,肯定有很多人不同意,这是正常现象。今后对苏联与东欧问题我们还要继续研究,因为这对中国改革事关重大。但从我个人几十年的从教经验来看,有一点深信不疑,即随着科技革命发展,人类社会在不断地进步,人类社会制度也在不断地进步,资本主义制度在历史上起过重大的进步作用,但它有它的局限性。至于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这不是中国人的发明,这是欧洲有学之士在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就看到了这一点,今年是2013年,再过三年的2016年,我相信中国学术界和外国学术界大都会纪念社会主义500年。社会主义什么时候产生的?1516年产生,再过三年就是社会主义500年。欧洲第一个提出社会主义理想是英国人托马斯·莫尔1516年出版的名著《乌托邦》,“乌托邦”这个名词翻译得非常好,严复先生翻译的,他把音译和意译相结合翻译成“乌托邦”,意思是虚无缥缈、无所寄托的地方。《乌托邦》最早揭露了资本主义严重的弊病,总结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初期的弊病,提出了社会主义理想。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把社会主义理想变成活生生的社会主义现实。 500年来世界科技革命经过三个大浪潮:蒸汽化浪潮、电气化浪潮、信息化浪潮。我相信本世纪、下个世纪还会有一个新浪潮,就是基因革命的浪潮。人类遗传基因工程的大发展将使人类变得更善良、更智慧、更长寿、更俊美。随着世界科技革命的新浪潮,世界不断进步,天下一家、世界大同的趋势在不断增强。所以科技革命发达,人类社会迟早要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在探索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进程中会遇到很多挫折。将来世界社会主义绝不是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一定要比苏联模式好很多,社会主义要实现自由、民主、法治、公平、平等、正义,使人人得到全面自由的发展,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所以苏联、东欧是一段插曲,中国可以吸取经验教训,打破个人崇拜、个人专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改革三十多年,80年代改革还是比较成功的,破除个人崇拜、个人集权。大家可以回顾一下80年代的改革浪潮,胡耀邦当了党中央总书记,不在国家政权机关兼职,政府总理是赵紫阳。赵紫阳当总书记时,总书记也不在政权机关兼职,政府总理是李鹏。 1982年宪法设国家主席是虚位的国家主席,没有实权。我参加过82年宪法讨论,当时我提出不应该设国家主席,要设国家主席,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就是国家主席。最高权力机关主席就是国家主席,何必另设一个国家主席。1982年宪法设国家主席,是为了一些老同志对革命有巨大的功勋,但年纪大了,给他一个荣誉性最高官衔。所以,82年宪法实行以后担任国家主席的是李先念,后来是杨尚昆。总书记又兼国家主席,而且把国家主席变成实权的国家主席是1993年以后的事,所以中国改革路还很长。2月24日香港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请我讲《政治体制与社会主义命运》,中心内容是政治体制好,使社会主义振兴,权力有分工,党内有民主;政治体制不好,又不认识它的弊病,长期拒不进行体制内改革,最后社会主义灭亡。苏联就是这样的结局。2月24日香港凤凰卫视现场播出我的讲演后,当天晚上材料上网,有很多评论,好评如潮。中国现在网民的认识多种多样,也有网民提出来:凤凰卫视在十二届人大开幕前夕请高教授做《政治体制与社会主义的命运》的讲演,意在挑战习近平(现场笑)。怎么说?勃列日涅夫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国防委员会主席集党政军三大权于一身,我讲的是苏联历史啊(现场笑),没有影射当局。现在习近平当国家主席,当然合情合理合法,合乎近20年的习惯。可回想看看,80年代总书记不兼国家主席。比较的话,是现在这个体制好还是80年代的体制好,我们可以总结历史经验看下一步怎么做。我是一个平民教授、民间学者,总结苏联经验,目的在于推进我们国家改革,避免我国重蹈苏联覆辙,希望中华民族振兴,“中国梦”实现。我一辈子研究马克思主义,非常感谢北京大学培养我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我就做这方面的研究。80年代我们打破个人崇拜和个人集权取得一定成绩,现在某些方面在后退,应该继续前进。时间有限,不多讲,谢谢大家!

 

张千帆:高老师高风亮节,现在中国已很少人有信仰,愿意公开坚持自己信仰的就更少了,高老师是这类极少的学者之一,所以我对他一直怀有很崇高的敬意。至于具体信仰,各人有个人自由。有些问题看起来大家判断不一样,其实还是有很多共同点。比如我们去年年底提出中国改革共识的六项建议,其中第一项就是高老师一直强调的党内民主。高老师也加入了我们,并且提出了很有建设性的修改意见。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中,尤其是目前,即便大家想盼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也盼不来时,需要一条比较现实的路径。前苏联的前车之鉴就摆在我们面前,抵制改革就会加速灭亡。这个结论对今后中国改革很有启示。无论是从中国自己还是前苏联的经验教训来看,党政军三权合一不利于国家健康发展。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其实有很多共同点。高老师最后给我们指路,指出党政分离和党内民主,希望能够为中国的领导所重视,也希望中国改革能尽快走上这条路。谢谢大家的参与,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高老师的演讲!本次讲坛到此结束,下个月举办下一期讲坛,欢迎大家继续参与。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