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法讲坛

通识教育培训班感怀

作者:冯立   点击量:2881

通识教育培训班感怀

冯立

 

 

        时近本学期期末考试之时,突然在网上看到了甘阳先生主办的第六届通识教育培训班,之前已经在网上看到过今年诸多学术夏令营的通知,云南师大、陕西师大、中山大学云云,但是从成本时间、名师的性价比而言,还是通识班征服了我,虽然有人说甘阳在输出一种价值观,但是看到李学勤讲史记、张祥龙讲尚书、陆建德讲康拉德、刘小枫讲卢梭和王庆节讲海德格尔的阵容,再加之六天免费+代办北大饭卡+欢送晚宴的盛情之下,实在难却,后来发现报名还是经过筛选过的,终于在小学期结束后两天,得见真容。


Day  1     十三哥光芒万丈


参考文献:《史记》,司马迁,中华书局(绿色封面,竖排繁体版)


                  《<史记·五帝本纪>讲稿》,李学勤,三联书店,2012年8月版


      亦是由于小学期课业负担沉重,本门课要求阅读的七部文献,皆速览阅过压力很大,7月29日的课堂,300人围坐在北大理教107教室里,理教重修之后感觉107比原来小了,感觉当年上周学农和钱乘旦的时候貌似可以坐500人吧,现在号称只能坐400人了。由于当天早上爆胎,我还算在报到的不早不晚的时间到了,环顾座位,中间的前四排的座位已经坐满了,第五排中间左侧还有几个空位,而且旁边一位校歌面相不凡,我便坐了过去。


      打开指导手册发现讨论班的名单上没有我,问起旁边的小哥,


      小哥说:“可能吧,那个是本科生的,当时通知上不是让选报3个吗?”


      “咦,那你是哪个学校的啊?”


      “中山大学哲学系。”


     “哦...”突然,我觉得中山大学哲学系给人了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但是亲切的一时想不起来怎么亲切了。


     本课程第一个上午都是在发言,先是主持人甘阳、张旭东的发言,然后是顶着朝阳在北大图书馆门口照合体相。回来坐定,由于这个活动是“三联书店·中国文化论坛”赞助的,后面就是三联的几个编辑发言,在这百无聊赖之际,我突然想起了亲切的实体了,拍了拍小哥的肩膀说:“你认识一个叫LW的老师吗?”


      “认识啊!他对我挺好的呢!”


      “哇!他是我哥们哟,你能跟我讲讲他在你们哪儿的八卦吗?听人说在微博上有很多关于他的故事?”


      “恩,他教我们中国古代哲学史呢,教的挺好的,给分也好,给了我第一名。”


     十三哥的光芒万丈,顿时拉近了我俩的距离。午饭时,我问起他,“咦?听你说话几乎没什么口音啊,你是哪里人啊?”


      “你猜?”


     “猜不出来~”


     “东北的,反正不是辽宁的,你再猜!”


     “长春?”


     “再往北!”


     “哈尔滨?”


     “不是。”


     “大庆?”


     “啊,还真有人会猜大庆。”


     “铁人中学吗?”


     “恩?你怎么知道铁人中学,额...对...我们是钢铁侠的后裔。”于是这又扯出了第二个我们的共同好友,吴同学。


       通识班的课程是从下午开始的,第一个讲课是李学勤先生,授课内容是《史记·夏本纪》,之前听说李先生在六年前的第一届通识班上讲过《史记·五帝本纪》,这次三联书店来宣传,已经作为,我之前也没有什么携带方便李先生出的书,于是便买了一本《<史记·五帝本纪>讲稿》,一来看看李先生大致要讲到一个什么程度,二来当然是想要签名咯!书的内容还是比较丰富的,但是对于我这种专业选手来说还是略显平淡,甚至本书有一半的页数是吧中华书局竖版繁体版的《史记·五帝本纪》横排简体化,30元定价147页,虽然打了七折但还是略显坑爹。


       李先生是夏商周断代工程的主持人,给我的期待应该是根据考古学材料与史记文本互证的讲述方法来讲述,但是李先生的课被隔离到两个半天讲,或许是为了照顾李先生的年岁已高,给300人讲大课的确是很耗费体力的问题。李先生说把与考古有关的东西放到第6天讲去,第一天只是梳理从《五帝本纪》到《夏本纪》讲启继位前的内容,涉及禹贡的部分基本上被略过了,李先生说如果是历史地理学专业的学生的话,学一个学期也不过分啊,于是就点了一下九州的说法问题,还略谈到了些关于舆服制度的基本概念,总体而言,如果对于一个非历史专业的学生来说,或许信息量很大,但是对于历史专业的学生来说就水了。 在文本释读的过程中,李先生主要是指出《夏本纪》中的哪些部分仿写了《尚书》中的《尚书纪》和《皋陶谟》,还有哪些语段语出《左传》,李先生也提到了学习《左传》对于学习古代汉语的好处。



        虽然这节课李先生并没有打算讲二里头、二里岗云云,只是略微提了下襄汾阳城遗址,但是他说到了大家不要对夏文化遗存留有像商代遗存那么高的期待,一听就知道潜台词是说夏代没文字嘛,果不其然下面就开始讲甲骨文的发现和发展了,接着说到文字,李先生说中国的古文字绝对不算不早,但也不是非常早,跟古埃及的中王国时期差不多,而留存至今的罗塞塔石碑上记载的古埃及文已经是七千年前的文字了,那个石碑很精致的,大家有空去大英博物馆的时候一定不要错过啊,这时我很囧的看着我右手边的那个“罗塞塔石”水杯,哑然失笑。旋即就中场休息了,赶忙一手拿起“石”水杯,一手拿起新买的书,冲上前去跟李先生请教这水杯的奥秘。


       终于等到了机会,我对李先生说:“这是同学从大英博物馆给我带回来的一个罗塞塔石碑的杯子,您帮我看看这是哪三种文字啊?”


      李先生一惊,从书包里翻出老花镜,拿起我的杯子问我:“哇,还真有这么个杯子,这个杯子是什么质地啊?”


      “就一般的保温杯吧,还是中国产的呢!”


      “来你看,这个最上面的就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类似我们的篆书,中间的也是古埃及文,类似我们的草书,最下面这就是古希腊文啦....啊....你这个杯子很好嘛,好好收藏啊!”


      我们话音刚落,旁边就有大哥开始递上书笔要签名了,我也顺势递上了新书,运气颇佳。



     (我的“罗塞塔石”水杯,最上面是古埃及文,中间是古埃及文的草书,最下面是古希腊文字)


 


Day   2    时间与经学的交叉


参考文献:《尚书今古文注疏》,孙星衍,中华书局,1986年12月版


 


       第二天,原定是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先生讲康拉德的,后来因为公务繁忙,临时换成张祥龙教授讲《尚书·尧典》。张祥龙教授是美国Buffalo毕业的博士,Buffalo的哲学系在美国大学的哲学系中排名一般,张的导师也曾经来敝校做过讲座,是搞现象学的,不过那已经至少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张教授自己本身是77级北大哲学系的,他,王庆节、刘小枫和甘阳都是同班同学,这些年开始留长了胡子,去年去河北某地参加了一个尊孔复古的活动,名震天下。



       上学期写了一篇关于禅让制研究的论文,虽然写的很渣,但是这方面的材料还是看了不少的,《尚书·尧典》的主要篇章是出于经学的角度来诠释尧舜禅让的伟大,但是张先生讲的很水,虽然他是沿着经学的路数去讲的,但是他绝口不提经学的茬儿,就说先秦儒学是怎么说的啊,怎么说的啊....再加上他拿解释很不正规的范儿,实在是让人不太能够接受。


       学过古汉语的人,一般对于涉及文意的字词,都需要一种古汉语式的解释,音韵也好,训诂也罢,至少是告诉你一个字是什么意思,比较出名的出处有什么,但是张的课堂明显像是没有背过课似的,对字词的解释非常不专业,流于表面,或者说趋向于自己所需求的含义,而非古字的本意。而且有着一种给老板讲课讲习惯了浮夸的铜臭味儿,让人听起来就觉得很不屑。不过后来听说,张教授不会讲课在圈内是出了名的,所以就不知道他讲课向来就是这么不严谨的态度呢,还是人家本来准备了但发挥所能讲的也就如此了。


      张教授后来绕着绕着就讲到了《孝经》和二十四孝,《孝经》研究是现今经学研究的热点,《二十四孝图》是向外行人最容易也最直接能对“孝”精神的弘扬,但我猜测的言下之意或许在于《二十四孝图》当中很多的故事都出自东汉魏晋南北朝那个兵荒马乱社会秩序崩溃的时代,而在那么混乱的时代仍然存在着这么高尚的节操,对于当今这个不以无耻为耻的现代中国,是多么急需呢?但是这个槽点从头至尾,无论讲课还是后面的提问环节都没有人提出,而提的一些关于《孝经》的问题都流于表面,不着边际。不过我也觉得如果我一上来就问张教授您“为何明明是按照经学的思路讲的,而且还用了《孝经》这么具有现代指导意义的经学经典,但您绝口不提您讲的是经学,也不说《二十四孝图》因其内容而对现实的影射,而只是绕来绕去非要说这是现象学上时间的概念与尧舜嬗代出现了看似巧合的交叉呢?”但后来想想觉得这么说,太砸人场子了,不太好,本来之前的讲课中就觉得张教授是个很好面子的人,这话要是说出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Day 3  Arts, Graces, Tacts & Trasures


参考书目:《间谍》,<英>康拉德,张健 译,外国文学出版社,2002年3月版


                  《黑暗的心》,<英>康拉德,湖北人民出版社,2006年9月版


                  《高悬的画布——不带理论的旅行》,陆建德,三联书店,2011年9月版


 


       毕竟不是搞外国文学的,陆建德先生之前真的孤陋寡闻啊~堂堂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啊!之前只是在课前阅读材料时发现《间谍》的中文版序言是他写的,《间谍》那部小说实在是晦涩难懂啊,说译本是28年的译本,在小说推出后不久,严复的儿子就在天朝发行了一个译本,这本小说对中国的无政府主义运动的发展很有影响。


       这次课前要求阅读的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据说在英国文学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作家康拉德,康拉德是一个出生在乌克兰的波兰贵族(那活儿波兰又亡国了),童年的时候在法国求学过,21岁才开始接触英语,但号称语言天赋极高,写出了英语世界第一流的作品,之后去了英国跟着英国商船当过十几年的海员,主要服务于西印度公司的东南亚海域,所以文学评论家们认为康拉德的海洋小说代表了英国海洋小说除了《鲁滨逊漂流记》以外的另一个高峰,而陆建德先生也花了相当长的课时为我们诠释这种海洋精神的复杂性。陆先生同时提出,为什么康拉德在某一个时期影响颇大,而我们这一代同学如果在此课之前或许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大名,这种大起大落或许与康拉德的小说有着很大的关联。据我自己阅读的感觉而言,如果不放在历史大环境的背景下去看,康拉德的小说从纯文学的角度探究,情节和故事无甚亮点可言,但是康拉德的特点就在于对人物的刻划很出神。比如说《台风》中的马克惠船长,以及《间谍》中的维尔洛克。但我还是比较喜欢英国著名作家,布克奖获得者毛姆先生说的那样:


 


              “目前有一种重视人物塑造而轻视时间叙述的倾向,人物塑造当然重要,因为除非你熟悉一本小说里的人物,并由此对其产生同情,否则是不可能关心其遭遇的。但是专注于人物而非他的遭遇,这只是写作一本小说的一种方式。那种存粹叙述时间,而人物塑造敷衍了事或者平淡无奇的故事,也同样有存在的权利。事实上,也确实有这一类的优秀小说问世,例如《吉尔·布拉斯》和《基督山伯爵》,倘若山鲁佐(传说中讲《天方夜谭》那姑娘)过于详细地叙述所涉及人物的性格,而不是讲述他们的冒险,恐怕她早就头昏脑胀了。”(《巨匠与杰作》,P18,南京大学出版社)


 


对于大众而言,一个叙事性强的故事才能更好的抓住读者的心,而详细的了解一个你抓不住的虚拟人形,实在是好累,对我而言,我实在是没有从维尔洛克身上找到太多他有别于其他间谍的精神特质,而且他还是个好失败的间谍,除了事先交代的沙俄和东亚的背景。陆建德先生强调说,在西方对康拉德的研究中,西方学者并不知道其在东南亚当水手期间,中国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而且当时在南洋,有着大量的华侨劳工,而康拉德笔下的海洋精神,一方面是带有日不落帝国的高贵范儿,对第三世界的劳工和对待猪牛的态度类似,另一方面他们的海洋精神却有着一种不屈的崇高,单独看这种崇高又让人非常钦佩,同时这些人也并非没有人性的,他们同样不相信中国政府(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慨叹),他们在选择分配银两的时候有做出了符合平等精神的人性选择。由此说明,小说的主角是个需要用多个维度去评价的人,而不能简简单单从一个层面就断言了,陆先生说这与我们传统对待西方帝国主义殖民者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感觉现场的很多人在提问时并没有过多注意陆先生的官方身份,陆先生多次表达,哎呀今天在这个课堂上有好多东西说起来好违和啊,但其实相对于敝校的全校政治课课堂来说,真的是小巫见大巫有木有,但是社科院本身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特有产物,或者就像陆先生说的那样,法兰西学院最初是法国皇室组建的,虽然启蒙时代的许多大师都出身于法兰西学院,但是这个学院的初中是输出法国皇室的价值观,那么中国社科院也就不必多解释了,那么我们觉得实在是找不到违和点的演讲,在陆先生看来就已经跃进雷池一大片了。所以说,社科院所长表达的观点一定要基于社科院的基本立场,那么研究文学就不能太多的只是欣赏纯文学那单薄的美,要有影射,通人性,只有能让世界人民获取通感的饱满精神才能抓住更多的人心,这样的作品才伟大。


      在讲述作品内容时,陆先生特意强调了几处翻译的问题,尤其是当文中有一段对于诠释一个人与人为善的处事沟通技巧只是,对于“Arts, Graces, Tacts & Treasures” 被译成了“文艺、宗教、权术或者财富”这么有悖于英语内涵的苍白翻译提出了个人的批驳与辨析,而这段精彩的解释对于后来众多不知所云的提问来说,无疑是极具先见之明的反讽。身边L同学提醒我说,“陆先生真硬,就不会对那些提问者说你提的这个问题很好啊,非要把一些人的问题硬硬的顶回去!”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感觉面对来自本课堂大家印象都很深的一个来自美国某Franklin & XXX Collegue 的每次提问前都要先陈述自己长达10分钟正常人听不大懂的逻辑推理的大神,敢于很尖锐的批评对方根本就是在胡诌,这份难得的勇气让我不得不佩服,因为就算到最后一天的讨论时,我无意间不得不与大神正面交锋时,也没敢直接批判大神说你丫脑袋就是一团浆糊,不要觉得自己在美国读个比哈佛学费贵个2~4倍的文理学院就觉得高人一等了吧!


       这个培训班虽然是甘阳办的,不可不回避某种所谓的新左思潮作祟,但是通识教育,即Liberal Arts 在其本意上更多是通过一种基础性的教育来培养学子们人格的提升,讲到最后陆先生多次含蓄的表达出他讲康拉德的用意。我的体会是大致而言,对于康拉德的研究要注重多维度的考察,而康拉德从其个人经历而言,出身在一个国破家亡的家族,活在一个时代交替的年代,自己又有着非凡的经历和才智,并不为时代的浪潮所吞没,而开出了别样的奇葩,写下了不凡的一生。学习康拉德这样的人物,对于当今处于风潮浪尖,社会飞速变化的中国社会,用哲学一点儿的说法,我们这一代人应该避免成为马尔库塞笔下单向度的人,而成就一种多向度的人生,陆先生多次的强调了他欣赏80后、90后高于他们50后、60后的社会责任感,而这种责任感让他看到了未来中国的希望,希望我们不要让他失望。


        课间的时候竟然看到坐在我们前面的同学,竟然有上去要签名的,仔细瞅了瞅是陆先生在三联新出的随笔集《高悬的画布——不带理论的旅行》,周四中午回学校图书馆,特意借出了这本书,周末阅读时发现里面的确有一篇就是讲《间谍》的,对于这次演讲时很好的补充,另外序言里面写读书的那篇文章,写的尤为的优美,要是早看到,我的上一篇日志也不会写的那么索然无味了。


       这一讲是我在这次培训班获得的最高认同和最大收获。


 


Day 4  独立之精神


参考文献:《论科学与艺术》,<法>卢梭,何兆武 译,商务印书馆,1957年


                  《论科学与文艺》,<法>卢梭,刘小枫 译,待出


 


     记得大一在听王以培老师讲课时,他曾经提到说,


      “由于语言的发展,一般在30年有一小变,在50年有一大变,对于很多经典的翻译,为了能让时下社会的人更深刻的理解经典的意义,新的时代呼唤属于时代自身新的译本。”


       不知道这算不算研究翻译外国文学的人都有这种共识,更妄自菲薄的揣测如今刘小枫和王以培可是同事哟,他们是不是达成了某种默契。虽然何兆武老先生的译本让人觉得比商务印书馆后来出的另一个译本——《论科学与艺术的复兴是否有助于使风俗日趋纯朴》而言,精致许多,但是刘小枫先生或许觉得60年过去了,何先生所输出的价值观维度已经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需求,于是他创造出了新的,他觉得符合他需求的价值取向的新译本。


       对于众多的学子而言,课前最大的好奇就是别的课程所准备的文献,不是上200页的现代文,就是50+页的古文,唯独刘先生以何德何能愿意把一篇32开本48页的小书,撑满这长达6个半小时的课堂呢?最后不出意外的接招——过度诠释。这个词有点儿贬义,确切说就是精读文章,体会每一个名词的微言大义,精读法对于文本学习而言是最基础、最扎实的读法,对于第一次接触一个文本的读者而言,也是收获最多的。但无论是卢梭当时的创作目的还是这篇作品的行文内容而言,实在不敢苟同刘小枫的那种诠释。



       刘小枫是一个争议人物,哲学圈儿的人大多不承认他是搞西方哲学的,最多认为他是西方古典学,但是他的粉丝众多。卢梭这篇文章,也不是一篇严格意义上的哲学论文,是一篇征文比赛要求下一个小时能读完的征文。所以用文史互证的方式来诠释这么一篇文学性极强的文章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但过度的精读诠释,往往给人一种历史学研究中最大的忌讳,就是用后来者的眼光追溯事件的发生,而非尽可能客观的用当时的材料和思潮来解释当时时代浪潮下的人物和作品,俗话说就有些事后诸葛亮的感觉。有人说哲学的讲述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尽量客观,把所有的理论都介绍一遍,而不发表、或者不着重发表个人观点。另一种就是输出一种意见,而且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而视他者如草芥。这两者孰对孰错,难下定论。但至少对于我们的学人而言,就像最后那天讨论时,F同学提到的那样,在我们接受一种价值输出的时候,应该秉承着陈寅恪先生的教诲“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既不能因此而闭目塞听,也不可盲目跟从,这是我们人之为人,时刻应该谨记的。


       正好,临这节课的前一天发下来了刘小枫的译本,手里还有之前在学校借到的何兆武的译本,这种对比阅读,很有利于辨认出各方的学术立场。刘小枫在课程讲述中多次地提出了对当今社会中公知的鄙视,这点儿倒是让我听觉感到非常意外,在某种程度而言,刘小枫自己也算一个公知吧,他就非要追逐一下风潮,像所有的后现代哲学家不承认自己是后现代一样,坚决与那一类人划清界限呢?实在是非常的吊诡。


 


           “好的哲学家从不授人以鱼而是授人以渔,他用作品本身去“演示”他的方法论,而好的读者就像是古时候拜师学艺的学徒工,你需要做的是在字里行间细细揣摩作者的论证技巧与运思风格。”


                                                                                               ——周濂《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Day 5   这是什么?——哲学


参考书目:《同一与差异》,<德>海德格尔,孙周兴 译,商务印书馆,2011年2月版


                  《苏格拉底的申辩》,<古希腊>柏拉图,吴飞 译疏,华夏出版社,2007年6月版


 


       对于刘小枫倒是很尊重,但他的观点我实在不太认同,那两天也正好在看《白鹿原》,太带劲儿了,就是觉得特别有那种生命的韧性,跟我的字——韧勉,特别契合。于是看的过high,熬夜久了点儿,王老师的课就迟到了,王庆节和陈嘉映是三联那个《存在与时间》的译者,在国内海德格尔研究界享有盛誉。于是这次他选择的文本即是海德格尔论证哲学是什么?


       王庆节选的倒是孙周兴叔叔的一个译本的作品《同一与差异》,里面的第一章《这是什么?——哲学》,听说还有古老的译本,但是这个本子很常见。孙周兴叔叔也是国内的另一个海德格尔哲学的研究专家,现在是同济大学哲学院院长,当然他更是国内的尼采研究专家,这年头很多人都叫嚣着热爱尼采,呵呵。



       曾经有着让很多人艳羡的哲学环境,但我却不懂得珍惜,一直没有正经学过,对于哲学的学习不能称之为系统,现象学神马的几乎不知,我的兴趣点还是在中哲上....所以每回跟专业学哲学的同学坐在一起,即显得无比亲切,同时也觉得无限敬仰。这个文本上课前草草看过,不知道是没看明白重点在哪里呢,还是这个文本真的不难,之前从《苏菲的世界》开始就看过许许多多的哲学入门书,告诉我们哲学是什么?所以我的期待点就是想知道海德格尔的特殊点在哪里啊?


      王老师的讲法属于之前所提到那第一种讲法,很客观,觉得跟老爹讲座时的感觉好像....对于西哲史的学习也没有哲学专业的同学稳固吧,反正我感觉从头到尾讲了好多之前听过的哲学故事,到了那天的课堂上有了一种恍然大悟,原来出处都在这里的感觉~汗跟正常人的G点位置不一样啊~将这个文本之前,王老师还预备用了吴飞译疏本的《苏格拉底的申辩》来探讨了一下西方历史最重要的几次死亡事件的历史意义,当然还有苏格拉底之死之余西方哲学发展的意义。我偶现灵光的觉得,想当年吴飞老师一个搞自杀研究的社会学博士,为何就去了哲学系呢,最后想来,或许《苏格拉底的申辩》让我们看出了其中的交集。但之前大众一般都用严复在商务印书馆出的那个译本来学习,这个选择应算次选吧,不过作为甘阳创立的通识班,再不用这套《经典与解释》的教材也太说不过去了,这本书把这个短篇独立成册,的确介绍了很多背景知识,对于零基础的人来说,也是不错的参考。


      最后,讲到大约都第5个小时的课程时,终于绕到了高潮,无敌的“存在”出现了....海德格尔的杀手锏,我觉得一个虚体,单纯从逻辑上而言,你完全不能否认它的"位置",于是哲学就“存在”了。


 


Day 6  大神面前需要普度众生


     最后一天的上午还是李学勤先生的课,我的自行车很不争气的在21小时内第三次爆胎,整整误了半个小时的课,到了之后发现讲的是《竹书纪年》如何颠覆了《尚书》、《春秋》奠定下来的唯美儒家道德观。后面的内容终于开始讲考古了,二里岗、二里头、商丘商城、郑县商城娓娓道来。讲的场下许多人热血沸腾的,对我而言太浅显了。然后不知不觉就下课了。


       刚刚收拾东西,后面突然有一个大叔拍我的肩膀说:


       “你是有录音吗?”


       “额(⊙o⊙)…是!”


       “我这里还有些关于福柯讲座的录音,你要吗?”


       “不要!”我当时就觉得既然老爹就是搞这个的,我干嘛还要别的录音呢?接着,回过神儿来,对大叔说:“您是什么学校的啊?也是听课的吗?想要录音的话,给我留电话吧!


       大叔愣神儿了.....隔了几秒说:“我听别的去了,没听这个,我就是在北大附近听讲座的,北大清华的老师都很好的呢,我在这边听了三四年了呢


       “哦,我也在北大旁听了三年十几门课呢,没太大需求~”


       “我这里还有好多录音,我就住北大西门那边,我在新浪微博上有1万多条,4万多粉丝呢,你要有微博的话,最好来关注我‘@北大清华讲座’!”大叔就轻快的迈着步伐走了!


       留下我跟刚才旁听到我俩对话的一个坐在前面的姑娘一脸尴尬的面面相觑。       


       


        这些天由于手握北大饭卡,酣畅淋漓的体验了一下学五、燕南、康博斯和家园,前三者之前都有不同的人曾经请我吃过,唯独家园没吃过,之前听人说燕南是北大最好的食堂,也经常以为北大食堂便宜嘛,所以在要了两个荤菜的时候,打饭的阿姨问我说你要半份还是要全份啊,我一想半份哪里吃得饱啊....当然要全份了....于是15块钱啊!!!我当时就震惊了....入不敷出啊!!!这还是在窗口打的,比敝校还贵啊!!!果断投奔家园去了,最后吃了两天家园,特别不知足啊,这么好吃的食堂,之前为何没有发现呢.....失落啊~~


       每天中午有两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除了某周一和周四,我校图书馆开放的时候可以回去睡沙发以外,其他几天的时光就相当百无聊赖了....逛书店是个不错的选择,汉学书店还没有开门,野草书店和博雅堂好像为了配合通识班而推出了很多甘阳、张旭东、王庆节、张祥龙的再版和新书,其中尤以之前被辄馨老师吐槽过,旧版书脊上打着“学术前沿,西方经典”旗号的三联书店出版的《现代西方学术文库》,现在换成纯黑的封面了...很难看但是把这八个字给取下了。这套书卖6.5折,很多人貌似都是为了找王庆节要签名似的,买了正常人看不懂的《存在与时间》和《查特斯图拉如是说》,而我找到了那本寻觅已久的《启迪——本雅明文选》,一看译者竟然是张旭东......各种中枪!


       下午是这次通识教育培训班最后一次的小班讨论课,开始拿到通知书的时候,上面写着本科生在五门课中任选3门课,当时以为既然本科生任选,研究生那就是必上了,等到拿到名单的时候发现竟然没我,最后的讨论班也不是五个,只办了三个班,刘小枫、陆建德和李学勤的,头两个班我由于下雨天害怕回家太晚出事故都没有去,最后一个因为时间和兴趣所致就去了,原来还不知道理教改造后还有这么唯美的讨论室,先走进了314教室,后来觉得都13:50了这间教室的感觉都不对啊,此时312的那个助教长的好正,看册子还是北大古文献中心的博士,看来很有料的样子,就坐进去了,没想到时间没过5分钟,一个充满了戾气的小哥带着一个笔记本进来了,待他把电脑放好,我就颤抖了,这不就是那个来自Franklin & XXX Collegue 的大神啊!(⊙o⊙)…躲不过去了....真心不是一个次元而生的人啊,但哥也经历了大学这四年的美好生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你个甚!




       于是讨论开始了,大家都不愿意说话,于是搞文献的大哥就开始从文献入手,于是期末论文季时写的《比目鱼考》的相关内容再次找到了用武之地....接着大神肯定对我这种伪专业人士灰常不满了,于是大神就开始了他的演讲……记得小时候,父亲对我说看一个人学没学明白,就看他问问题是否简洁,问题都问不清楚,那水平就可想而知了~~于是大神的第一个问题,他从中国古人丈量土地的方法,最后拐弯到中西法理的不同啊,中国人的法律完全就是人治啊,不平等啊,缺乏西方的宗教性啊云云,旁边一个东北财经学法理的哥们完全被他绕进去了,于是话题就跑偏了,好不容易我找了个大神说话的破绽,讲了讲对于《夏本纪》文本解读的角度看待问题,经学、史学的分殊角度会让我们产生不同的理解,讲了些有趣的历史常识,把话题给拖入了大家都听的懂的领域,这时候大神说了,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你还不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人家就不想不想回答你的问题,懂吗,好不好!然后大神又跟助教开始扯文本解读的问题了,大神说我们学历史不要就学历史嘛,不要用太纯洁的眼光看历史.......总之我没怎么听懂大神在讲什么,但我知道又跑题了,但我大致挺清楚了助教和大神讲的大致是一回事,但是他们其实互相都没听懂.....然后我又转换了个话题,开始让大家都能发发言,不能就我们三个人干巴说啊,于是我又扯到了通识教育的初衷......这时睿智的F同学和W同学加入了话题,F同学特意提到了陈寅恪先生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让我突然觉得茅塞顿开。旁边还有一个中山博雅的同学明显是已经被荼毒过深了,还在强调甘老师其实很客观,很欢迎人家观点跟他不同呢......这时大神的问题和论述就已经长到了令人崩溃的边缘,助教小哥,极给台阶下的说了句,“哎呀,3点半讨论就该完了的,现在都3:40了,我们还要不要讨论呢?”如此直白的暗示,应该让众人停话了吧,这时那个武大的哥哥,也很没眼力价的还跟大神接着坎,于是5分钟游过去了,然后大神竟然又说了句:“我觉得上了这条船,就很难下去了啊....”这时陆建德老师讲述的Arts, Graces, Tacts & Treasures 赫然映入眼前,这种缺乏此四品的人,求您了赶快结束吧!于是时钟在3:53左右终于敲醒了大神的内心,我迅速地冲向了厕所,hold不住啊!



       讨论之后,是最后的闭幕式,甘阳和张祥龙还有北大比较文学批评中心的老师谈了谈他们的不易,然后叫同学们和老师们谈他们的感受,此时发言人的演讲几无精彩之处,同时大神再次爆发,于是我果断的出去取我的自行车鸟,回来正合适开始发证书,发证书的方式太原始了,效率也很低,着实浪费了不少的时间,让人很无奈,由于汉子要赶火车,实在没福在一起吃丰盛的欢送晚宴,着实遗憾,只有奉上自己的饭卡以表情谊,欢送晚宴相当的丰盛,对于俺这种天天做饭的吊丝来说,相当的满足啊,席间和好几个朋友相谈甚欢,此行收获颇丰!


                    


       话说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是开课之初在北大图书馆门口的合影,截取的部分,发现此次结识的好多好友都在这部分当中,而Franklin大神离我们很远。这次通识教育培训班算是从人格、学养、知识、精神等多角度的体验,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在各种交流和沟通中,发现了自己在诸多方面的不足,在未来的人生历程中能够更好地有的放矢,加油奋进啊!


 


PS:以上六天课程部分,除了刘小枫老师下午的那半节课,由于itouch没电了,只录到4点,其余我有全套录音,想要录音的同学,欢迎在本日志下留下你的邮箱,未来两天内我会用QQ的超大附件把录音发给你!

 

【本文原载作者主页

Chandler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